所在位置: 大学生科技网首页>热点新闻

课外负担重  择校热  大班额
教育部解读基础教育三大热点

    大学生科技报讯(记者胡利娟)破解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择校热、大班额这三个突出问题,成为2018年度教育部奋进之笔重点攻坚任务。一年来,针对上述问题该部进行深入调研,积极完善相关政策,加大治理改革力度,取得显著成效。
12月13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就解决好儿童早期教育服务,以及课外负担重、择校热和大班额三个热点难点问题进行了一一解答。
    多套“组合拳”,让孩子学足学好
    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外负担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
    国内外的经验表明,减轻学生过重课外负担既是一个新问题,也是一个老问题,既是中国的问题,也是国际性的问题,涉及家长观念、社会氛围、学校功能、政府管理等多个方面,比较容易反复,工作难度大。
    “而提高学校教学质量,让学生在学校学足学好,是缓解课外负担重的根本之策。”吕玉刚强调,为防止反弹,必须使校外培训走上制度化、规范化管理轨道,让其真正成为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同时,还要通过深化招生考试改革、提高课后服务水平、转变家长教育观念、克服“剧场效应”、完善政府教育评价等途径,深化综合施策,用好组合拳,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外负担。
    以北京为例,通过“拉网式”排查,全市共排查出校外培训机构12681家,其中包括海淀黄庄在内的热点区域开展全时段、无死角集中检查,通过关停违规培训机构、压缩现有机构规模、引导规范办学等措施,推动热点区域迅速“降温退烧”。
    据了解,北京从7月开始集中整治,目前已经整改培训机构7079家,整改进度达到93.67%。
    此外,为保障开展课后服务工作,各地可采取财政补贴、收取服务性收费或代收费等方式筹措经费,对参与课后服务的学校和教师给予适当补贴。以切实解决好“三点半”家长接孩子难题,缓解学生下课后去校外培训机构的压力。
    据调查统计,北京、天津、济南、青岛、沈阳、长春、武汉等城市已基本实现城区小学课后服务全覆盖;24个大城市(4个直辖市、5个计划单列市、10个副省级省会城市和福州、南昌、郑州、长沙、贵阳)总体上有近七成的小学开展了课后服务。
    “在体现素质教育导向方面,原则上不举办义务教育阶段的竞赛活动,特别是对学科类竞赛数量要大幅压缩。”吕玉刚说。
    就近入学,不是一近了之
    阳光招生、公平入学,让每一个孩子能在家门口就享受到优质教育。这是营造良好的教育生态。
    2014年,教育部启动了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改革,按照“学校划片招生、生源就近入学”的目标,推动各地形成公平完善的就近入学规则。今年2月,教育部专门印发了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通知,对进一步深入治理义务教育阶段“择校热”作出全面部署,严肃工作纪律,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
    吕玉刚介绍说,积极推动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完善强校带弱校、城乡对口支援等办学机制,增强学校协同发展活力,提高薄弱学校教育质量,可从根本上解决家长“择校”冲动。
    众所周知,河南是人口大省,也是教育大省,义务教育学校数、在校生数均占全国近十分之一,居全国第一位。
    然而,为了规范招生行为,河南省推行“名校+新校”、“名校+弱校”、“中心校+村小”、“学校联盟”、“学区制”“一校多区”等多种办学模式,均衡配置教育资源,提升学校办学水平和质量。比如,在许昌市组建26个教育集团。郑州市划分24个学区、组建9个学区共同体,推进学区、教研协作区衔接融合。
    调查统计显示,全国24个大城市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比例达到98%。第三方评估机构对10个大城市2万名学生和7万名新生家长的调查显示,97.5%的新入学学生对就读学校表示满意,83%的家长认为近两年当地招生入学工作有明显改进。
    吕玉刚称,大家感受很深的是入学机会更加公平,由过去的“择校热”变成“择校难”了,跨区域择校、“共建生”择校、择校乱收费、无学籍招生等突出问题得到有效遏制。
    特别是在统筹保障不同群体入学方面,着重保障随迁子女、留守儿童、残疾儿童和各类优抚对象入学。目前,随迁子女80%进入公办学校就读,另有7.5%享受政府购买民办学校学位服务并全部纳入生均公用经费和两免一补补助范围,两者之和已经接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在公办学校就读比例。盲、聋、培智三类儿童义务教育入学率已达到90%。
     平稳消除大班额,补齐乡村教育短板
    “全国2018年底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2020年底基本消除56人以上大班额”。
    作为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特别是解决“城镇挤”突出矛盾的重要任务,教育部将消除义务教育大班额。
    吕玉刚介绍说,一是做好源头控制。合理分流学生,适当稳定农村学校生源。二是强化重点帮扶。支持中西部困难地区新建、改扩建义务教育学校,促进地方合理布局学校,增加学位资源供给。三是加强督导检查。今年上半年和下半年分省组织了两次以消除大班额为重点内容的专项督查,督促大班额比较突出的13个省份加大工作力度。四是建立通报约谈制度。
    记者从教育部了解到,截至今年10月底,义务教育大班额比例为8.1%;超大班额比例为1.2%。大班额、超大班额数量比2017年分别减少了18.9%和48.7%,为近10年来最大降幅。
    2018年,河南省绝大部分地方都做到起始年级没有超大班额。尤其是洛阳市,两年前该市已经全部消除超大班额。
    “今年能如期实现‘2018年底基本消除超大班额(控制在2%以内)’的工作目标,为2020年底基本消除大班额创造了有利条件。”吕玉刚表示,下一步,为确保如期平稳实现消除大班额工作目标,将进一步强化政府发展义务教育主体责任,加强省级统筹,加大对大班额问题严重的贫困县支持力度,督促县级政府合理规划义务教育学校布局,优先保障学校建设用地。加快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补齐乡村教育短板,提高乡村教育质量,稳定乡村生源,促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胡丽娟]